cm888tw草莓网

从眼角第一缕暗红血液流下,短短数个呼吸时间,尤祈已然气绝身亡。

但这还没有完,即便是在他死后,身体还在发生着肉眼可见的变化,血肉迅速干瘪,不多时便已经变成了一个皮包骨头的人干。

许久后,顾判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将从尤祈眼睛内钻出的碧绿飞虫用斧头碾死,起身站了起来。

那本名为《魂虫炼尸法》的卷册,也被他弃之如敝履,一把火给烧了个干干净净。

这东西,他还是不要去练了,像他这样资质普通的人,贪多不是什么好事儿,有时间和精力,还不如把烈焰掌和乾坤借法弄得更深一些来的划算。

分界线内,顾判缓缓调整着自己的状态,慢慢朝着咕嘟嘟吐水的泉眼靠近过去。

然后,他在距离泉眼三步外停了下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种感觉,就像是近距离站在一座炼钢的高炉旁。

虽然绝对温度并不算太过夸张,但从体内热流的反应来分析,他只要再靠近一步,可能就要面临极大的危机。

这种感觉让顾判心中有些发麻,已经消失不见了不知道多久的,人潜意识中对于火焰的敬畏之心再次升腾起来。

就在他面前三步外,看似平静的泉眼,正在向外散发着让他都感觉到难以置信的力量波动。

当真是天地之大,无奇不有。

性感诱人勾走你的欲火

呼……

顾判屏息凝神,身上倏然燃起三色火焰,随后火焰渐渐收敛,犹如一件贴身衣物,将他的身笼罩。

下一刻,顾判很慢很慢的,又超前迈出了一步。

然后是第二步,第三步。

终于站在了泉眼的边缘。

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它向外咕嘟咕嘟冒着沸水,脸上的表情稍显凝重,心中在紧张地计算着什么。

以他如今的肉身强度,以及修行烈焰掌之后得到的“火抗”能力,就算是不运行起热流,也不惧火焰灼烧,更是可以在刚刚烧开的沸水中舒服泡澡。

如果再运行热流,在体表外覆盖上火焰,迄今为止还没有遇到过可以将他灼伤的高温火焰存在。

许久后,他缓缓伸出右手,一点点将指尖探入到了水中。

然后马上又缩了回来。

热!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不小心将手伸进了刚烧开的沸水之中。

下意识地就要避开。

但是,以他如今身都可以喷火的实力,怎么可能会在热水中有无法忍受烫的感觉?

体内热流似乎要暴动一般狂躁涌动着,又让他以九牛二虎之力强行控制在可以忍受的程度之内。

后退几步,他细细感知,又沉默思量许久,终于有了一个可以解释得通的推测。

那就是在这汪看似普通的泉水源头,水中包含着某种他还无法理解,也无法更加清晰感应的能量,正是在这种能量的作用下,他的皮糙肉厚,他的超高火抗,都发挥不出应有的效果。

问题已经出现,解决的办法只有一种。

只能是一点点去适应,而且是用最笨的办法去适应。

想到此处,顾判再次来到泉眼边缘,手上倏然燃起比刚才更加明亮的三色火焰,将整只手完包裹在内,然后一点点又伸了进去。

哧!

他面色一变,几乎是用尽部意志才忍住了再次将手缩回的动作。

诡异的情况已经出现,手上的三色火焰在水中竟然没有任何熄灭的迹象,相反,它甚至还燃烧得更加旺盛起来了。

体内的热流也变得愈发汹涌澎湃,而且不再满足于沿着原本的小周天运转,而是如同精力无处释放、好奇心又极强的熊孩子,卯足了劲要去从没有到过的地方疯跑疯玩。

壮大、消耗,再壮大、再消耗。

热流就在以这样一种方式不断变幻,消耗着顾判大量的精力。

数十个呼吸后,他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猛地将手从泉眼抽出,然后眼前发黑,蹬蹬蹬蹬向后连退,直到撤到那道分界线的边缘才堪堪停下脚步。

“呼……”

顾判头痛欲裂,无法控制般吐出一口灼热气息。

恩!?

他忽然间愣住,然后不顾精神几乎耗尽下的痛苦,再次运起好不容易才被压制平息下来的热流,自指尖燃起一朵淡淡火苗。

有意思。

他死死盯着那朵似乎一吹就灭的火焰,面上露出一丝好奇的笑容。

原本泾渭分明的黑白金三色火焰竟然有了相互融合的趋势,交织的区域不再是上述三种任何一个颜色,而是变成了有些偏红的淡淡血色。

观察片刻后,他熄掉火苗,干脆就退出到分界线之外,一边休息恢复精神

,一边思索这种变化到底是好是坏。

首先,变化产生的原因是直接接触泉眼之水造成的。

然后,经过超过十次的实验,他基本可以确定,变化之后的烈焰掌火焰威力有所提升。

这真的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好消息。

在他一路走来的修行历程中,还是第一次发现,不需要投注进去大量经验值就能提升火焰威力的情况。

虽然烈焰掌层次并没有真正得到拔高,但这确实是一个向上向好发展的局面。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顾判恢复完毕后,当即再次来到了泉眼旁边,将手又一次伸了进去。

这一次,他不再像刚才那般小心翼翼只没入了半个手掌进去,而是直接将整个包裹着火焰的小臂浸入水中。

轰!

三色火焰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猛地剧烈燃烧起来。

下一刻,顾判低低惨叫一声,闪电般将手臂抽了出来。

低头去看时他才发现,右手除了拇指外,其余四根手指的前两个指节血肉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他再次后退到分界线外,仔细回忆之前将整个小臂伸入泉眼的感觉。

随着伸入长度的增加,他最前端的指尖似乎突破了一层隐隐约约的薄膜,然后剧变就已经发生。

平静涌动的泉眼内部,仿佛突然变成了一只布满尖刺的巨大磨盘,碾压着他的手指,缓缓转动了一下。

“不仅将包裹住身体的火焰瞬间磨灭,甚至还直接融化掉了血肉,若不是当机立断退得快,说不定就连骨头都无法保住。”

他心头升起一丝冷意,心中忽然想起那日在镇南大营驿所中,珞裳说过的那句话。

人力有穷而天地无穷。

这哪里用得到高山大海、雷鸣闪电,就只是一汪泉水,就已经将他折磨到了如此的程度!

生命值增加后强大的身体恢复能力在此刻得到体现。

当灼热剧痛的感觉缓缓消失,钻心般的麻痒又占据了顾判的感觉,指节上的血肉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扭动生长,不久后便不再是白骨森森的恐怖模样,而是变成了更加恶心的血肉模糊。

步子太大容易扯到蛋,所以还是要在边缘一点点试探,待到充分润滑适应后,才可行那继续深入之事。

他这一次休息等待的时间更久,还抽空到远处抓了几只鸟儿来果腹,之后才定下心神,再次站到了泉水边缘。

顾判的想法很简单,不是在泉水里面有一层很危险的膜吗,那就先不直接捅破它,而是耍赖般就在那层膜上蹭来蹭去,直到有七八分以上把握了,再尝试着一点点向内突进,直到能够顺其自然深入进去而不受创。

过程是曲折的,时间是漫长的,只是不知道前途,到底是不是光明的。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