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主播啾啾卖的音频

日本大使馆方面也是刻意的派人过来,把大山三郎他们三个人给接走了,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甚至连想要站起来呢?都有那么一些做不到,不是不想,而是身体方面完就承受不住了!就更别提出门,最后还是被人给架出去的。

大使馆方面呢?倒也没有敢明目张胆的来接人,这个事情呢?大使馆方面还真的就没有方面的掺和,只有其中的一部分呢?参与其中了,甚至于大使本身都不能够过问!

不要以为大山的这个课长呢?就等同于中国方面的科长,不一样的,如果站在中国的角度来看,这个课长呢?至少是处长级别的,而且大山呢?所属的部门也是不同的,所以这个含金量也是相当的不一样!

如果说不是因为情况太过于的特殊,大山他们也不会让大使馆方面的人过来接,因为其他人呢?现在这个时候正盯着丁羽呢!好不容易才露面了,现在这个时候呢?绝对不能够让丁羽脱离了他们的眼线!

当然了不脱离了他们的眼线,并不代表着日本方面就可以有什么动作,现在这个时候呢?日本方面呢?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坚决,就算是有一个美国爹在后面支撑着,并不代表着日本方面呢?就可以肆无忌惮!

他们需要担忧的事情呢?也是比较的多。

丁羽一直都在架构着亚洲势力,而自始至终呢?都没有任何的日本方面掺和进来!不是说日本方面就没有任何想要掺和的意思,但是丁羽始终都没有这个方面的态度表露!

要知道丁羽现在已经跟东南亚的一些势力联系了,很显然这些都是丁羽构架的基础,日本方面不可能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但是有兴趣并没有太多的卵用!

加上美国方面呢?对于日本的态度呢?也是相当的明确,在现在这个时候他们绝对不希望日本方面也加入到丁羽的亚洲势力当中了!如果说连日本方面都加入到了丁羽的亚洲势力当中了,那么丁羽在亚洲的势力就稍显有那么一些可怕了!

要知道现在都已经有那么一些压不住丁羽了,香港李家和韩国李家呢?美国方面真的没有太多的好办法,但是东南亚方面也是加入了进来,这个就已经让美国方面感觉到了相当的棘手!如此的发展起来,还得了?

“课长!”一直到晚上的时候,大山三郎依旧没有回过神来,反正这个点滴呢?一直都没有停!毕竟中午的时候确实有那么一些‘尿血’,这个话虽然有那么一些粗俗,但是架不住实际的情况就是如此呀!

上吐下泻,才让那个火锅没有剩下来一片的菜叶,但是如此的大吃大喝,人体是完经受不住的,丁羽真的是活生生的让他们承受了一些非人的待遇。

只是想你在这个夏季的纯美少女

强忍着坐在了沙发上面,但依旧是感觉浑身不自在!不过好在呢?经过输液之后呢?身体多少也是恢复了一些,至少思考的时候,脑袋不会是空白一片!

至于饮食方面吗?还是算了吧!现在依旧没有任何的胃口,什么东西貌似都引不起来自己的食欲,别说是川内火锅了,就算是日本火锅呢?自己现在也提不来任何的兴趣,甚至于一辈子不吃,一辈子都不会想念的!是真的被伤到了。

“那边有什么状况吗?”大山三郎也是勉强的支撑着自己的精神,扶着自己的脑袋说到。

“没有任何的动作,先前的时候没有找寻到他的踪迹,但是现在他就这么大刺刺的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们不太清楚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还有我们的人生严重的不足!能够勉强的跟着,但是想要进一步,很困难!”

“现在不要做其他任何的动作,可以把情况反馈给本部,但是我严重的说一点,绝对不能够轻举妄动!丁羽并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揣测的人!他的下手也是非常的黑,不会留情的。”

“课长!本部方面并不止我们的人!”站在大山三郎面前的人,也是面色严肃的说到,“杏子小姐好像也知道了有关的情况,我们的人已经保持了相当的警惕,她究竟是怎么知道的,现在还不是那么的清楚!”

“她怎么知道的消息?”大山三郎也是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眼神非常的锐利,不过随即也是苦苦的一笑,“这件事情还是尽量的不要让她掺和的太多,她没有太多的阅历和经验,家世不凡,而且聪明,但是眼高于顶,不是丁羽的对手!”

“课长,杏子小姐的脾气你也知道,我听说她已经在来的路上面了!”这位下属的意思很是清楚,这个事情呢?你们两位自行的来解决吧!我们只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这位呢?也是真的有那么一些惹不起。

要知道大家干这个行当呢?基本上都是聪明人,不是聪明人在这个行当里面基本上是混迹不了太长时间的,倒是会死的异常难堪!有些事情呢?彼此之间心知肚明的!

“消息查证过了?”大山三郎感觉很是诧异,这件事情呢?自己把消息封锁的很死,带过来的人呢?也都是很灵通的,他们是不太可能把消息透露给杏子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杏子是怎么知道的消息,难道他一直盯着自己吗?

有这个方面的可能性,但是这种可能性呢?真的是太小了!所以大山三郎也是在思考着,因为这件事情透露着相当的古怪,因为杏子一旦掺和进来的话,整个事情就可能会出现波折,这个可是行内的大忌!

“我这边已经查证过了,基本上杜绝了消息走漏的来源,可能会有些许疏忽的地方,还没有查证到!”这个话一说出来呢?大山三郎就差不多明白了,从自己这边走漏消息的可能性基本上是没有的!

自己带出来的人,诚然可能不是自己的心腹,但是既然加入到了这一次的行动当中,就不可能出卖整个行动,不然的话会受到相当的制裁,不管是放置在那个国家,这个都是通用的,甚至于严重一点的来说,自己可以直接的就结果之!

不要因为这个是说笑的,而是事实的情况就是这样!都是混迹这个行当的老人,不是什么新手,所以是不会犯下这样的过失和错误!因为后果真的是太严重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真的是太过于的蹊跷了!“怎么?你有话说?”大山三郎好像也是突然之间的想到了什么,也是哼了一声,“你觉得这件事情是丁羽丁先生那边的问题?”

“课长!”站在大山三郎身边的人也是鞠躬,随即面色很是严肃的说到,“杏子小姐想要从我这边得到消息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出了我们这边之外呢?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而且也不是什么人,都敢泄露丁羽丁生的消息!”

“是呀!不是什么人都敢去泄露丁生的消息!”大山三郎也是喃喃的说到,“杏子小姐什么时候会到?我。”本来想要说宴请两个字的,但是这两个字到了嘴边的时候,却怎么的说不下去了!因为自己感觉有那么一些反胃!

“杏子小姐究竟会坐那一趟班机,我们现在还不太清楚,因为我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有那么一些晚了!而且这个消息呢?好像也是故意透露过来的,我还没有查询到具体的消息来源!”说完了之后,也是无奈的看着大山三郎。

其实意思很是简单,我们这里面呢?唯一能够跟杏子小姐说上话的人就是你了,这个电话呢?也就只有你能够拨通,其他人的电话,杏子小姐根本就不会接的!

大山三郎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有那么一些忧心和烦躁,这样的事情呀!还真的就不是自己所期望看到的!如果说这个事情真的是丁羽丁生闹出来的,还真的就是相当麻烦的一件事情,因为这个水有点浑了!

而且自己很是明确,搅动这个浑水的人呢?就是丁羽,但是这个浑水的搅动呢?就是当着自己的面,可偏偏自己有那么一些闹不清楚,这个背后呢?究竟都藏匿了什么,自己如果说不留在这个浑水当中呢?肯定会错失什么。

可是留在这个浑水当中,到时候能够身而退吗?对于这样的事情,大山三郎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把握,要知道这里可是中国了,在一定程度上面,也算是丁羽丁生的主场,在人家的主场跟人家玩,自己缺少资本和底牌呀!

加上杏子呢?又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大山三郎这边焦头烂额的,可是丁羽这边呢?却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麻烦,“先生,消息我们已经放了出去,日本方面派遣了橘杏子过来!”随即也是简单的说了一下这位的身份,“这位倒是可以跟大山三郎平分秋色,只不过能力上面差了不少!”

丁羽则是点点头,“不在乎能力上面究竟有多大的差别,两个人只要有矛盾,这个事情就比较的好办了,相对而言大山三郎呢?有些太沉稳了,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不好对付,先前的火锅竟然没有打任何的折扣,这一点我没有想到!”

“非常的能够隐忍,他吃的绝对比另外两个人多!”

“我对他倒是有了些许的兴趣,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呢?稍有任何的不慎,到时候就可能跌落深渊,不是说能不能够翻身?而是一旦跌落,就可能是死路一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依旧有这个方面的信心,有点意思呀!”

“风险大,利益也是同样的巨大,他们就是一帮赌徒!”

“是不是赌徒的,另说,不过需要给他们一点压力了,现在很多的事情呢?都已经被摆到了明面只上了,希望这个压力呢?会让杏子给与一些好消息!”

结果还没有到晚上的时候,丁羽就遇到了‘好事’,有民警过来让丁羽协助调查身份,毕竟丁羽呢?并不是常住人口,协助调查这样的事情呢?又不是什么大事!但对于丁羽来说,这个平常的小事呢?本身就透露出来些许的不正常!

而负责监视丁羽的日本方面人员呢?也是感觉挺奇怪的,为什么呢?酒店的人呢?不在少数呢?为什么连丁羽还没有走进大门的时候,就让丁羽协助调查,诚然借口是有的,但是这个情况本身就稍显有那么一些不太正常。

大山三郎在知晓消息的时候,也是猛的一下子的就站了起来,脸色略显有那么一些苍白,看着手上面的血迹,也是毫不犹豫的就把点滴给拔了起来,“愚蠢,谁让她这么去做的?”

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接这个话题,“她在那里?我要见她!”

“跟丁羽同一家的酒店了!”

大山三郎也是咬着自己的牙,擦拭了一下自己手背上面的血迹,“我晚上的时候要见到她!去安排她,还有我不希望看到她接下来的时候会有其他的什么动作,这个愚蠢的女人,太自以为是了,她以为丁羽是谁?!”

两个人的见面呢?就是在酒店当中,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杏子竟然点了两份牛排,看她的态度好像还不是一般的热情!大山三郎呢?则是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眼前的牛排对于自己来说,跟毒药没有太多的差别。

甚至于自己闻到了这个味道呢?也是感觉胃里面有那么一些抽搐,虽然能够按下,但是这种滋味实在是有那么一些难受!

“杏子小姐!这么的招惹丁羽,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在弄不清楚情况的状况之下,贸然的就去有所动作,是会让我们陷入到被动当中的!”

“而且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来说,你得到的消息,很可能是丁羽丁生单方面的所为!”

面对大山三郎的说教,橘杏子也是很含蓄的点头,“谢谢指教!”看样子好像是聆听教诲,但是实际上面的意思呢?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自己怎么来做事好像不需要你来指教!给你面子呢?是你大山课长,不给你面子,你卵用都没有!

根本就讲不清楚这个道理呀!大山三郎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杏子小姐,上面做什么样子的安排,这个并不是我们所能够决定的,我们需要站在自己的位置,提供最为准确的情报!这个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橘杏子也是用餐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够专业了?我这么的来理解没有什么问题,又或者说你害怕我抢夺了你的功劳?”

“跟功劳没有任何的关系,杏子小姐,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们这一次处理的事情跟以往的时候有着相当的不同,根本就不是儿戏,以往的时候不管过程和结果如何,我们都可以得到我们想要得到的,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所以我来了!还希望前辈能够指点!”

看到橘杏子的态度表露,大山三郎也是咬着自己的牙,“如此的说来,杏子小姐是不会有任何的退让了!”说这个话的时候,大山三郎的表情虽然不说是狰狞,但至少能够看得出来,他现在可以说是相当的不愉悦!

“如此的说来,我要感谢前辈的承让了!”

大山三郎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希望你能够如愿!”说完了之后也是转身离开,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没有风度,倒是橘杏子看着离开的大山三郎,神情多少有那么一些不悦!

两个人的身份之间呢?有那么一些差异,但是在能力方面吗?橘杏子很是清楚,自己距离大山三郎有着相当的距离,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选择一走了之,这个对于自己来说呢?有那么一些被打脸了!

还有就是大山三郎走的时候所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是想要看一看自己的真本事,还是说他想要撂挑子呢?对此橘杏子还真的就是感觉到了些许的迷惑,自己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搞不懂了!

如果说就让自己单独的去面对丁羽,自己有这个方面的兴趣,但还真的就没有这个方面的底气!绝对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丁羽这个家伙的可怕,绝对不是表面上叙述的那么简单!

如果说没有大山三郎的话,对于自己来说呢?就绝对不是考验这么的简单,不过站在另外的一个角度来考虑,大山三郎能够放弃这样的机会吗?

这个绝对是证明自己的机会,换成是任何一个人呢?恐怕都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更何况他刚刚的才被丁羽给整了一顿,这个也是为什么自己刻意的点了牛排的缘故,自己就是想要让他知道知道其中的味道!

如果说他依旧不识抬举的话,那么自己也不介意让他知道知道其中的厉害,有些事情呢?并不是说你有能力就可以的,就算他的家势不凡又能够怎么样?至少没有能够压得住自己,这就已经足够自己纵横的了!

Tagged With: